玻璃鱼

米娜桑看这里✾
一条咸鱼
杂食cp!
本命忘羡!
无授权禁止转载哟~

【双花】相逢有时,花落人归(HE)


*双花only

*背景世邀赛夺冠后,一个给大孙迟来的生贺。

*bgm:《从前慢》可以配合食用

*微虐,感觉烂尾了…但结局HE~bug的地方还请各位大佬及时指出(´・_・`)


1、

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中国队不负众望的获得了冠军。


2、

冯主席立马在B市举办了庆功宴来为国家队员们接风。

联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大肆宣传的机会,意思当然是怎么热闹怎么来,于是一场简单的聚餐,生生变成了一次正儿八经的庆功宴。

叶领队表示,不过就是再拿了一次冠军,搞得这么声势浩大的有必要?


3、

国家队众人黑脸。

是是是,叶修大大您都第五冠了,我们可比不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们都明白叶修这家伙根本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心里指不定怎么高兴呢。


4、

这可是世界冠军,谁能不激动啊?整个国家队都沸腾了。



令人奇怪的是,张佳乐反倒成了众人中最平静的那一个。


5、

在荣耀出现的那一刻,中国所有的荣耀粉丝都在为冠军欢呼的那一刻。有一个人,平静的站在国家队众人之间,静得有些令人诧异。

其实张佳乐很激动的,但不知怎的身体偏偏没有跟随着大脑的情感一起行动。于是就成了一群欢呼的疯子中混杂了一个安静到可怕的张佳乐。


5、

黄少天当时大笑着说张佳乐你是不是激动得傻了还杵这儿着发什么呆呢?

众人都笑了。

第一冠啊张佳乐,可要拿稳了。


6、

张佳乐也跟着笑了,但不同于其他人那前仰后合的姿态,他反而笑得波澜不惊。

他当然高兴,高兴得要疯了。

看到了吗,我可是世界冠军。


7、

只是幻想了无数次夺冠后狂欢的张佳乐在真正触碰到那个至高点时,感觉也不过如此。

总觉得少了些。

至少,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兴奋。


8、

真开心。

上一次这么开心是什么时候来着?总感觉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

早到他还没有成为职业选手,早到还没有百花,早到他还在那个可以年少轻狂的岁月。

但他知道,无论早到多久,那个人一定已经在他身边了。


9、

“嘿,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靠,你开着暴走状态来我面前就是为了说一句这个?

这人可真够傻逼的,当时的张佳乐如是想。


10、

虽然是庆祝国家队夺冠,但依旧请来了不少其他的职业选手,简单的说基本就是大半个职业圈的人都来了。

也包括孙哲平。

——“嘿,大孙!”依旧是茫茫人海,张佳乐却一眼就认出了他。

——“乐乐,祝贺夺冠。”

——“谢谢。”

好久不见啊。


11、

清晨的火车站,人流虽比平常少了些,可依旧有些拥挤。

张佳乐在人群中茫然无措地张望着。

靠,该死的…

他真的觉得自己有够傻,出门来见一个游戏里的网友,只是问了个车站地址久匆匆赶了过来,结果连人家长什么样子,姓甚名谁都不知道,更何况当时他们还没有手机。

但有的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奇妙的东西,即便是于千万人之中,你依旧能一眼认出你要找的那个人,即使在此之前你们素未谋面。

十七八岁的少年,那股子张扬恣肆的热血与气质,真是和游戏里一模一样。

嗯,就是这个人了。


12

——“落花狼藉!”

——“百花缭乱?”


13、

荣耀职业选手是很少碰酒的,因为会影响手速。同样,在职业选手里有酒量的人更是屈指可数。

但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说宴会连酒都不喝算什么宴会,白酒红酒不行,稍微喝点啤的总是可以吧?

众人纷纷点头,觉得一点啤酒没什么。

结果事实证明,这帮荣耀大神们还是高估了自己的酒量。


14、

据说喝醉的人分为三种。

第一种是以叶修为首一声不吭,直接闷头就倒的。

第二种是像黄少天和方锐这样酒后耍疯群魔乱舞的。

第三种就是像周泽楷一样既不睡倒也不闹腾还乖乖坐在自己座位上的,就是俗话说酒品不错的那种。

张佳乐就是属于第三种。


15、

喝了点酒的张佳乐脸色有些淡淡的酡红,眼前的东西也是重影的。他就这样静静地坐在孙哲平的旁边,对周围的一切吵闹充耳不闻。

他看了看身边的孙哲平宽厚的肩膀,本能的想要靠上去。

大孙他,喝酒之后是什么样子呢?张佳乐忽然有这么一瞬间的清醒。

他睁了睁眼,努力想要看清眼前的人。

而那人的样子,却是越来越模糊。


16、

和许多职业选手一样,张佳乐并不常喝酒,上一次还是在百花战队刚成立的时候。

当时的百花俱乐部还只是以一个K市的网吧改建的,有点像现在的兴欣。小是小了点,但环境什么的都还不错,电脑设备一应俱全。

在那个时代,有这么一个能打拼和安身立命的地方,真的很幸福了。

最初的百花战队,老板、经理、工作人员和职业选手零零散散加起来不过才十几个人,他们便在一层拼了一个大桌,从附近的馆子里买了几个菜来庆祝战队成立。

宴会要有酒啊,没有就怎么行!

张佳乐记得清楚,当时也是有人这样说的来着。


17、

张佳乐一直以为自己的酒量还不错。

在他晕晕乎乎靠进孙哲平怀里之前,他都是这么想的。

喝完酒真的好难受,浑身酸酸的,一点力气也没有。

但靠在大孙身边的感觉,真好。


18、

张佳乐感觉头一沉,恍惚间好像被一个有力的臂膀围住,令他一动也不能动。

好温暖。

又做梦了啊…


19、

孙哲平虽然要比张佳乐小上半岁,但做事却雷厉风行的多,兴许因为他的北方爷们儿的缘故,性子里总有一股狂野的冲劲儿。

相比较来讲,在南方土生土长张佳乐性格就显得比较优柔了。

——“当然你当队长啊,你这性格天生就是个当队长的料。”张佳乐曾说。

——“你就不想当?”

——“当队长多累啊,我就一直给你当副队长好啦。”

真的,很想一直当你的副队长。


20、

不知过了多久,张佳乐感觉自己稍微清醒了些。但他并不想动,感觉自己靠着什么东西还挺舒服的。

等等,他在靠着什么?

阿西吧!他居然就这么倒在了大孙身上半天!

而且…口水居然还流在了他的衣服上…

——“额…不好意思啊。”张佳乐急忙拿纸巾帮他擦拭着肩膀上的水渍。


21、

——“没关系,不用了。”孙哲平见张佳乐醒了,急忙要阻止他。

就这样,他的手握住了他的手。

咚咚,咚咚…

张佳乐感觉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一般。

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心悸的感觉了。


22、

人道恋爱有五初。

初恋、初牵、初拥、初吻、初夜。

一般的恋人都是循序渐进的进行。

他俩到好,干脆掐头去尾,中间的三项直接一气呵成。


23、

张佳乐记得那是在第三赛季百花和嘉世的决赛的时候。他和孙哲平风靡一时的繁花血景第一次被破解了。

是被一叶之秋和一杆却邪。

也是那天,他第一次与冠军失之交臂。

好不甘心啊。

那一晚张佳乐哭了,哭的很伤心。


24、

也是那一晚,孙哲平就这样拉着他的手飞奔出了宿舍。他们跑了很远很久,直到一个空无一人连他们都不知道是哪儿的地方。

——“不就输个比赛吗,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哭的,真够没出息!”他这样训斥他。

——“…想和你一起拿冠军。”或许是抽泣的缘故,张佳乐的声音有些颤抖。

孙哲平沉默了。

——“傻逼。”不知过了多久,孙哲平来了这么一句。

接着,他紧紧地抱住了他。

——“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不是吗?第三赛季不行,还有第四赛季、第五赛季、第六…”

孙哲平是个粗人,他不怎么会安慰别人,尤其是像张佳乐这种比较感性的人。就像现在,他越是安慰,张佳乐就哭的越厉害。

最后孙哲平实在受不了了,看着张佳乐泣不成声的样子,他当时也是脑子一热。直接上去就堵住了他的嘴。


25、

夏天的夜晚比白天要凉快一些,但终归还是有些燥热的。

燥热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孙哲平吻的很温柔,像是在安慰一只刚受伤的小野猫,轻轻地给他顺着毛。

这是他们的初吻,生涩而绵长。


26、

——“不哭了?”他问。

张佳乐只感觉上一秒还在继续打转的眼泪,此刻瞬间凝固在眼眶中。

真的不流了。

为什么连我的眼泪都这么听你的话?


27、

——“你怎么了?”孙哲平问。

——“没什么。”张佳乐说着,轻轻抽回了那只被孙哲平握住的手,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孙哲平一愣,终究是由着他这样做了。


28、

既然当初能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现在又何必呢?


29、

张佳乐大概是昏睡的太久了,醒来的时候众人的话题已经莫名其妙的扯到了银武的命名上。

黄少天一直在长篇大论着“冰雨”这个名字起的多么高雅多么有文化云云。其他人也在纷纷说着自己最喜欢哪个武器的名字。

——“荒火碎霜就很好啊,听起来多厉害!”

——“哈哈哈沐雨橙风的吞日也算是一股清流!”

——“最奇葩的还是非千机伞莫属吧。”



——“其实我觉得还是葬花是最好听的,既文艺又霸气。”

说话的是于锋,现任落花狼藉的操作者。


30、

——“好听个屁。”

刚才还是死鱼状的张佳乐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大家顿时都安静了。


31、

——“那银武就叫葬花怎么样?是不是特好听?”

——“真娘炮。”

——“你懂什么,这叫文艺!”

那时张佳乐觉得,文艺这个词跟孙哲平的性情真是没有半点交集的。

但葬花的确挺好听的,和落花狼藉的名字也配,所以就这么叫了吧?


32、

一语成谶吗?


33、

——“娘炮。”

在众人的注视下,张佳乐只说了这两个字。

众人都笑了。

还不吉利。

张佳乐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34、

虽然繁花血景被破,百花战队却一如往常的发展着,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的打击。

只是那晚上的事,他们两人都没有再提过,就好像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35、

孙哲平要心无旁骛的带领战队,张佳乐也要努力的配合他,一起去争取一个属于他们的冠军。

不说破也挺好的,张佳乐这么想。

就像孙哲平所说,他们的日子还很长。


36、

——“喂老叶,你这次事真退役了?不会再过一年突然杀回来了吧?”黄少天突然问道。

——“当然啊,退役了以后闲得没事儿天天抢boss玩儿,兴欣的大梁就正式交给沐橙了。”

——“靠靠靠你大爷还要不要脸了!不过话说苏妹子现在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啊,上回跟英国打的那场直接爆发一波带走了对面牧师,我记得那次王杰希根本还没上场就赢了。”

——“她那是打完刘皓的后遗症…”

——“我本来就是想跑跑龙套就好了啊。”苏沐橙嘻嘻一笑。


37、

跑跑龙套吗?

张佳乐曾也是这么想的来着。

跟着那个人的身边当个配角就好了。

但他现在觉得自己错了,错得很离谱。


38、

千万不要轻易去依赖一个人啊。

因为不知不觉间,他就会成为你的习惯。

当分别来临之际,你失去的不是某个人。

而是你精神的支柱。

所以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学会独立行走,它会让你走得更坦然些。


39、

有的时候分别就是这样的毫无防备。

就像他和孙哲平。


40、

——“你还能撑多久?”

——“常规赛没问题,可季后赛…”孙哲平望着自己已经受伤的左手平静的说,语气淡然的仿佛受伤的并不是他一样。

——“孙哲平你个混蛋。”

听到张佳乐骂他,孙哲平反而笑了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抱歉啊,百花从此以后就要靠你背着了。”


41、

——“孙哲平你等着!没有你我照样拿冠军!”

这是他们第五赛季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人笑着说好,挥了挥他那只受伤的手,便领着行李上车了。


42、

那时正值芒种,百花凋落的季节。

——花开易见落难寻
阶前闷杀葬花人


43、

第五赛季常规赛后,百花战队队长孙哲平因手伤退役,副队长张佳乐接任战队队长。

而那一赛季,百花斩获亚军。


44、

酒过三巡,众人也都纷纷离席回房间休息了。

——“我房间在哪儿啊?”张佳乐迷迷糊糊的问,显然是酒还没醒透。

——“哦你和老孙住一间,房卡在他那儿呢。”

——“哦…”

——“你要回房间吗乐乐?”孙哲平问。

——“不了…我想出去走走。”

——“好,我陪你。”


45、

当第七赛季百花在此与冠军失之交臂的时候,张佳乐真的觉得自己撑不下去了。

他感觉好累。

真的好累。


46、

他与孙哲平已经整整两年都没有联系了。

自从那天孙哲平走后,他便在一直给他打电话,从最开始的占线,到关机,再到停机…直到最后那个手机号成为了空号。

张佳乐扔掉手机抱头痛哭起来,哭得撕心裂肺。

没有人会再牵着他的手向外狂奔。

没有人再会抱着他说没事我们的时间还很长。

没有人再会吻他。

没有人…

花开再谢人来又走。

假若注定是过客,起初又何必招惹?


47、

——“你老看我干什么?”张佳乐看着身边孙哲平欲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问。

——“总感觉你今天怪怪的。”孙哲平说。

——“我挺好的啊。”

——“乐乐。”孙哲平突然停下脚步,有些郑重地看着张佳乐。

——“嗯?”

——“祝贺夺冠!”这是孙哲平今天第二次说这句话。


48、

——“我其实有话跟你说的大孙。”张佳乐也严肃的看向孙哲平,并没有理睬他刚刚那句话。

——“啊?什么话?”孙哲平被他搞得有些懵。

瞬间,四目相对。

张佳乐从孙哲平的眼中看到了他自己。


49、

从来没感觉这个人离得这么近过。

近到两人甚至可以数清对方的眼睫毛,可以感受到对方身上那灼热的温度,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

即便只有这一瞬间。

张佳乐把手搭到了孙哲平的肩上,在他的唇上留下了一个转瞬即逝的吻。

可就是这蜻蜓点水的一下,足以在两人心中掀动起层层涟漪,甚至到最后变成了巨浪滔天。

孙哲平觉得自己脑子仿佛炸开了一般,一片空白。


50、

——“生日快乐啊,大孙。”

——“你回来了,真好。”


51、

——“嗯,我回来了。”

——“不会再走了。”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花落睡一夏,旧人复归还。

花落人去两不知,花落人归两相依。


Fin.


果真还是烂尾了QAQ…为了补偿大家会有番外肉的!( *`ω´)到时候走链接还是走图片大家留个言哦~

评论(3)

热度(28)